霜降草木枯

病弱羡羡专用号,初三党,每周双更左右,病弱羡羡专用号!

@渡希爱吃小饼干. 你是个很好的人,活下去吧,至少为了你的朋友们。

心态爆炸

首先,说一下最近不更新的原因,手机平板被大哥没收(现在是偷来的),因为成绩下滑,霜降元旦考试,出分,如果考好了,日更没问题,但如果稍微下滑,估计这个冬天都更不了了……所以……霜降为了日更努力奋斗……

接着,说两件让我爆炸的事。

第一 @渡希爱吃小饼干. 走了,因为生活的不公她选择离开。对不起,我来晚了,没能留住你。

活着的人,都他妈给我好好活着。

第二,是我的私事。

霜降是三次元的同,不是开玩笑。

同性恋不像书中的那么美好。

我和她之间的过程就不提了。

前几天,霜降被一个男生表白了,霜降说,你不知道我有对象吗?

他说,就是她?她不是女的吗?

我说,对呀。

他说,那不就是你们女生之间关系好吗,你还能真和她过一辈子?

霜降那天无论怎么说,他都以为我们之间的感情仅仅是女生之间的正常朋友。

看吧,这就是现实的同性恋,即使你不畏人言,可在别人看来,你们就是闹着玩。

谢谢听我唠叨。


占tag致歉

因多种原因,《临安》停更,元旦左右,恢复日更。最近不定期短篇病弱羡掉落,病弱羡病弱羡病弱羡!我只写病弱羡!避雷!


我截到了520.用《马航》长评来换下次的临安!一要长评!评论或私信!

全身都是苦的……

关于第一次BE《马航》

评论区一片惨淡,都在哭,这次真的安慰不了你们了,因为我码完时,用了半抽卫生纸。


其实《马航》我写了两遍,第一遍,是在2018.11.14那天写的,当时纯属于觉得是个虐的好题材,适合写病弱羡,当时的我还沾沾自喜的觉得发现了一个很好的虐梗。


昨天晚上,很晚了,我发小忽然给我打电话,他比我大一岁,性格和羡羡很像,人缘很好,从没见他伤心过。


他昨天打电话时,声音已经完全变了“你知道马航失事吗?”他说的是失事,不是失联。


他给我讲完了所有。


我原本是要安慰……但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和他哭出来了。


我们甚至从来不知道这件事,他从没表现出任何……


因为他固执的相信,他姐姐没死。


他从头到尾没抱怨任何事情。


没抱怨飞机,没抱怨驾驶员,没抱怨搜救队,没抱怨任何人。


相反,他感谢国家,感谢搜救队,感谢所有关心这件事的人。


但他最后一句话,让我泪崩,就是后记中的“但从此以后,再没人帮我找姐姐了,我姐姐再也不会回来了。”


我失去过重要的人,我理解失去的痛,任何语言文字都是苍白的。


所以,我把第一版的《马航》大改了。


这一篇马航,不是为了虐,不是为了更新,是为了纪念一个令人悲痛的事故。


如果再发生这种事,请不要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去围观了,因为如果这种事发生在任何人身上,都不会好受,这不是什么“圣女”,是对生命的敬畏态度。


最近一些新闻大家都看了,不管如何,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我最爱的祖国。


搜救队的解散,很多人议论纷纷,但都是纸上谈兵。


你是能出钱,还是能出力?


第一篇BE,马航,写的不好。


希望大家对生命持有敬畏的态度。


马航MH370(病弱羡)

*如果蓝湛在马航MH370上

*双杰友情向出没

*病弱羡出没

1.

  3月,初春的暖意还未及融化成暖流。

  “大王叫我来巡山……”闹钟铃欢快响起,魏无羡一反常态,“腾”地从床上弹起,眨了眨酸涩的眼睛,黑色的兔子睡衣从肩上滑落,露出了精致的锁骨和肩臂。

  倏然间的失温让魏无羡打了个冷颤,清醒了不少。

  夜光闹钟上显示着圆润的Q版字体“00∶30”。

  魏无羡抄起放在床头的手机。

  人脸识别――解锁――

  甚至不用拨号――因为他睡前就拨好了那个尾号1031的号码,为的就是现在――

  微凉的指尖带着兴奋的战栗,触到那个绿色的圆圈。

  00∶31,熟悉的声音带着些许沙哑的磁性。

  “魏婴。”

  “二哥哥!”

  “嗯。”

  “二哥哥想不想我!”

  “想。”

  “我也想二哥哥啦!不过还有5个多小时就可以见到二哥哥啦!对不对~”

  “嗯。”

  “二哥哥给我带礼物了吗?”

  “带了,鞋,衣服,一些特产。”

  “有没有酒呀~”

  “……有……不可多饮。”

  “就知道蓝二哥哥最好了!咳……”

  “魏婴,你又干嘛了?”

  “啊……?没干嘛呀。”

  “感冒怎么这么久也没……”

  “好了好了二哥哥,都要检票了,你快去吧~回来再来~严~刑~逼~供~”

  “……”

  “哈哈,蓝湛你一定又耳朵红了对不对!哈哈,不闹你了,快去检票吧。”

  “嗯。”

  “蓝湛我好想你,快点回来。”

  “嗯,我也想你。时间尚早,再休息一会儿。”

  “一觉睡醒二哥哥是不是就回来啦~”

  “嗯。”

  “那好吧,蓝湛我爱你。”

  “……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 闹钟显示 00∶42.

2.

    魏无羡睡的并不踏实,蓝忘机已经出差一个多月了。

  他早就想过,蓝湛一回来,他一定要扑到他怀里委屈巴巴地诉苦。

  公司旁的快餐店养了狗,为了不出洋相被别人看见,他每次上班都要很早去,像做贼一样,还要提心吊胆的。

  前几天,公司事多,他发着低烧却面不改色地来到公司如往日一般果决利落地处理事务,一切井井有条后又回到自己办公室作推算,好几次小助理敲门叫他吃饭,他都答不饿,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。中途江澄打电话骂他,找死啊自己什么体质不知道吗。他忙的要死,匆匆挂了江澄的电话,继续写东西。似乎很久后了,他都弄完了,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,随之而来的便是剧烈的头疼和眩晕,接着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,据说是江澄黑着脸闯进他办公室把他带到医院的。

  他真的很想念蓝忘机,但蓝忘机很忙,所以他克制着不给蓝忘机打电话,要么是怕打扰蓝忘机工作,要么是怕打扰蓝忘机休息。

  但没关系,他的蓝湛马上就会回来了,他睡醒后,那人就会用只给他的温柔语调轻唤着:

  “魏婴。”

3.

  可魏婴一觉醒来,没有蓝湛。

  他大脑空了几秒,几点了?蓝湛怎么还没回来?他查过蓝湛的航班,应该在6:30到机场,他原本还想去接机,但因感冒被蓝湛勒令在家等着……

  已经有阳光斜斜打在他身上,显然时候已经不早了。

  难道是先去了公司?

  不对,蓝湛要是先去了公司,一定会先给他打电话……

  难道是睡的太死了没听见?

  果然是感冒误事啊。

  魏无羡揉了揉头,摸到身旁的手机,划开――

  不出意外的弹出新闻推送窗口――

  “××女星获得金星奖……”

  “苹果股价再跌……”

  “马航……”

  魏无羡照例去点“一键清理”却不知为何,在看到“马航”时心里莫名的慌乱。

  鬼使神差地,他点下了那个新闻。

  “据报道,2014年3月8日00:42航班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国际机场起飞,计划06:30在北京降落。01:20,航班在马来西亚和越南的交接处与胡志明管控区失去联系,且并未收到失踪飞机的求救信号。曾有消息称航机在“Naning”(越南地名)降落,后被证伪。马航称这架燃料充足的波音777飞机可以比正常飞行时间多飞行2个小时,这意味着即使该飞机仍在飞行,在北京时间3月8日上午8点半时也已经将全部燃油耗尽。……”

    “马航MH370…MH370……”魏无羡无意识地重复着。

  蓝湛回航坐的客班――马航MH370。

  那也就是说……蓝湛……他的蓝湛……

  怎么可能!他睡前还和那人说话的……他明明答应他马上就会回来的……他还说他带了酒……

  怎么会……怎么会……

  “不可能!一定……一定是……是新闻炒作……”魏无羡手抖的几乎拿不稳手机,他自认为自己从不是一个缩头乌龟,绝对不是会逃避现实的人,可这一刻……

  手指在屏幕上颤抖着疯了般地快速滑动着,良久,速度终于慢了下来,手再也无力拿起手机,颓废的垂了下来。

  温热的液体打在渐渐失温的手背上。

  魏无羡跪坐在一团乱的床上,低声的呜咽被他卡在喉头,后背抽动了几下,手指触到一丝柔软而冰凉的事物,抬眼看去,终于再忍不住,呜咽转为嚎啕,肩膀彻底垂下,身子也没了支撑般软瘫下去。

  是蓝湛的抹额。

4.

  他还记得那天――

  高考出分的前一天,他想做个了断,反正他们注定了不会有结果,一切只是他的单箭头罢了。

  他约蓝湛去了天台,破罐子破摔般向蓝湛袒露了一切。

  包括,为什么每天不厌其烦的撩拨,为什么在蓝湛面前故意与罗青羊亲热,为什么在蓝湛冷落他后幼稚的去淋了雨,然后发烧烧到神志不清……

  他说完一切,抬起头,他想过,蓝湛脸上的表情。

  大概是……冷漠的觉得他在开玩笑?大概不会,那应该……就是厌恶了吧。

  毕竟,蓝家风骨在蓝忘机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  一想到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同性竟然对自己怀有那种龌龊的感情……怎能不令人作呕。

  结果没有,他看见蓝湛睁大双眼,满脸的不可置信,接踵而至的便是欣喜――就算他不是蓝曦臣,此刻也看得出,蓝湛的欣喜,不,应该说是惊喜――仿佛按耐在心中已久的愿望终于如愿……

  他看见蓝湛的眼眶红了,声音不似往日的清冷,还带着丝丝欣喜的颤抖――

  “魏婴”

  他听见自己的心跳,从未如此清晰而剧烈。

  他脑中闪过一个不可思议的期许,却又强迫自己清醒下来。

  可他没能清醒下来,因为蓝湛抱住了他。

  天台上的风很冷,蓝湛的怀抱却是暖得很,檀香的气息把他包围。

  他大脑一片空白,直到被抱的几乎喘不上气。

充满 磁感的低音在他耳边轻轻吐息“我亦是。”

  就是在那天,他得到了蓝湛的抹额。

  那条“只属于倾心之人,命定之人”的抹额,明目张胆的绑在了他的腕上。

5.

  魏无羡紧紧抓着那条抹额,捂住了脸。

  抹额上还残留着那人的味道……

  清冷的檀香扯回了魏无羡的神志。

  他怎么这么没用,失联了而已,说不定是降落到别的国家没有及时联系上……

  说不定是降落到了某个无人小岛上,很快就会被找到的……

  一定会……

  魏无羡想到这里,忽然有些着急,蓝湛回来看到他这副样子肯定是要生气的,不行,他不能……

  他忽然翻身下床,却不料眼前发黑身体无力,直直摔了下去,所幸地上铺了地毯,可纵使这样,魏无羡仍是半天才爬起来。

  魏无羡开始打扫房间,叠了被,整理了衣帽间,甚至细心到没忘记把丢满咖啡袋和止痛片空盒的垃圾袋丢掉。

  做完一切后,发了会儿呆,魏无羡突然想到:蓝湛回来时肯定很饿。

  他一个激灵,跳起来做饭,说不定饭熟了蓝湛就到家了,那就刚刚好,可以吃上热饭,不伤胃。

  他这么一想,便笑了起来,一个不留神,菜刀擦过指腹,瞬间涌出鲜红的液体。

  他却不在意,随手在纸上擦了擦,继续做饭,特意做了口味很清淡的。

  饭熟了,蓝湛还没回来。

6.

  终于,急切的敲门声响起。魏无羡眼前一亮,忙跑过去开门。

  “蓝湛你终于……江澄?”魏无羡正欲扑进那人怀里,却发现,眼前的人并不是蓝湛,而是一件急切的江澄。

  “江澄?你怎么来了?”

  江澄看见这样的魏无羡明显一愣,他今天太忙了,根本没时间看什么新闻,午休时听女生们议论一架客机失联,他也没怎么注意。

  直到下班时,他习惯性的拿起手机,才发现了一堆未接来电。

  一些是国外的姐和金子轩的,还有一些是正在度假的父亲和阿娘的,而还有几个,是蓝曦臣的。

  怎么回事?江澄感觉不太对,他们怎么会忽然打这么多电话?

  阿姐和阿娘每天都会打一个,可今天却是……

  还有蓝曦臣,为什么会给他打电话?

  正想着,江枫眠打来了电话。

  “父亲。”

  “阿澄。”

  “父亲,我上班没听到……”

  “阿澄,忘机出事了。”

  “什么?!蓝忘机!”

  “忘机回航的客班,马航MH370,失联了。”

  “什么……那魏无羡……”

  “我和阿离他们正往回赶,但一时到不了,阿羡他……”

  “我这就去找他!”

  撂下电话,江澄立刻去找魏无羡。

  这一句上,他一直在打魏无羡的电话,却一个也没打通。

  他心急如焚,甚至想到了最坏的……

  却没想到,魏无羡竟然是这种反应……

  难道,他还不知道?

  江澄一个没忍住,脱口而出“你没看新闻?”

  说完,他便知道要坏事。

  魏无羡愣住了,神情恍惚了后退了几步,喃喃自语“新闻…新闻…我看了……说是……失联?对,对,是失联,只是失联……没有说坠机……”只是到最后,他已哽咽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,仿佛丢失的记忆一下子涌到脑子里,窒息感铺天盖地席卷而来。

  他猛的一阵晕眩,站都站不稳了,眼看就要倒下。

  江澄手疾眼快,一把拉住他,扶他就地坐下,靠在自己怀里,给他顺气,焦急的问道“魏婴!你怎么样!”

  魏无羡不答,茫然的看着地面,似乎很难去理解自己刚刚说的话。

  江澄见他没反应,急得不行,想去给他拿衣服穿好送到医院,刚把人扶着坐好,正欲起身,却被魏无羡死死拉住。

  “别走……江澄……别走……”

  江澄马上蹲下,再无往日互怼的刻薄言语,柔声道“不走,我不走。”

  魏无羡抬起头,眼角绯红,唇角却是带笑“江澄,他们只说是失联,没说是坠机,也就是说,蓝湛还会回来的……对不对?”

  江澄看着魏无羡的笑,没来由的眼睛发酸,背过头眨了眨眼睛,回头却是对魏无羡点头道“对,他会回来的。”

  闻言,魏无羡又是笑了。

  “好,我等他。”

7.

  魏无羡真的一直在等蓝湛,他像往常一样,上班下班,处理事务依旧雷厉风行,手段果决。

  只是,没了那个提醒他休息的人,他经常会忘记吃饭,睡觉,喝水……这种再平常不过的事。

  其实魏无羡明白,他在有意无意的逃避睡觉这件必不可少的事。

  为什么呢?因为睡觉会做梦啊。

  既想梦到他,又怕梦到他。

  所以,还是不要做梦了。

  其结果便是,神经衰弱,胃病复发。

  再加上本来身体就不好,这一下,险些弄出人命来。

8.

  江澄不放心魏无羡,又忙得很,得了空便给魏无羡打电话,魏无羡总是一副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,可江澄总是不放心,于是在一个周六的晚上,来到了魏无羡家。

  敲了半天门,却没人开,打电话也没人接,江澄心急如焚,找物业开了门闯进去,就差打急救电话了,结果房里却没有人。

  江澄气得不行,终于想起给魏无羡的小助理打了电,得知魏无羡还在公司,便火气更大,直接飙车去了夷陵集团。

  果然,只有总裁办公室还亮着灯。

  江澄踹开门“魏无羡你有毛病吗?这么晚了,还是周六,你一个总裁加什么班?”

  魏无羡抬头,对江澄笑了笑,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“这不是忘点了吗。”

  江澄黑着脸打量着魏无羡。

  才半个月不见,魏无羡已瘦了一圈,本来就瘦的人眼下只剩下那五官还如往日,露出的手腕细瘦的吓人,皮肤显出病态的苍白,眼底泛出乌青,嘴唇也毫无血色。

  这样的魏无羡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了一般。

  垃圾桶里翘着各种提神醒脑的咖啡包,桌角摞列着止疼片的空盒子,茶杯旁还散落着几粒止疼片。

  “这就是,你说的过得不错?”江澄一字一顿,脸色阴沉的可怕。

  “我……我有好好吃饭……就是最近太忙了嘛……”魏无羡挠了挠头。

  江澄直接拉住魏无羡,关了办公室的灯,告诉门卫锁门,然后拽着魏无羡上了车。

  一路上,江澄一言不发,心里却是乱的很,又不知怎么说。

  到了魏无羡家,江澄勒令魏无羡洗好手等着,自己则去做饭。

  冰箱里食材还是新鲜的……可魏无羡明显最近没做饭……那他买这些新鲜的食材做什么?

  江澄不解,暂时不去理会,继续做饭。

  饭好了,却没看到魏无羡。

  江澄去找,结果在卧室里找到了魏无羡。

  魏无羡正仔细地点香。

  是檀香。

  那仔细的神情,让江澄怒气消了一半,忽然有些心酸。

  “魏无羡,吃饭了。”

  “蓝……这就来。”魏无羡听到那声“吃饭了”时明显一愣,欣喜的就要喊出那个名字,却又清醒,苦笑了一下,起身和江澄走了。

  江澄看在眼里,叹了口气。

  饭吃的好好的,魏无羡却忽然冲进厕所,吐的天昏地暗,脱力的被江澄揽住。

  江澄扶他漱了口,在沙发上缓了半天。

  江澄去倒水时,碰到了个抽屉,抽屉弹开――
  “氯米帕明?!”

  “怎么回事?魏无羡你怎么会又这种药?!”

  氯米帕明,只有抑郁症患者才会吃的药。

  “我……”

  “还有,你刚刚的呕吐,是不是也和这有关。”

  “……我……嗯。”

  江澄气的发抖“那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不告诉我们?刚刚为什么还要吃我做的饭?”

  “不是。”魏无羡抬起头直直看向江澄“我吃饭,是为了活下去。”

  “江澄,我的体重在减轻,我害怕,我怕我等不到他回来,他回来找不到我怎么办……他会疯的,江澄……”魏无羡轻声说着“我要等他,他会回来的,我一直在给他打电话,他不接……没关系,我给他充了好多话费,他回来就可以打电话找到我……我一直给他发微信……他也不回……是因为信号不好对吗……”

  魏无羡絮絮叨叨说了很多,说着说着忽然笑了“他说过,给我带了酒,还说……饮酒伤身……不可多喝……蓝湛,我病了……我好想你……你回来骂我好不好……”

  魏无羡如醉酒神志不清一般。

  江澄顾不得再去问他别的了,忙去查看他的情况,那人苍白的脸上泛出绯红,额头滚烫,搭在脸上的手却是冰冷一片。

  发烧了!

  江澄急忙架起魏无羡,却发觉那人轻的很,于是直接扛起来,塞到被子里,给常年照顾魏无羡病情的温情打了电话。

  温情很快赶来,熟练的取出针管,注射了药物,然后麻利的配了个吊瓶给魏无羡挂上。

  “他怎么回事?”江澄问。

  “你们不知道?呵,那他可真是瞒的挺好。”温情在本上记录了什么,继续说到“他身体一直不好,对吧。”

  “嗯,从魏叔和魏婶离世后就是。”

  “他早就有抑郁症的前科,之前一直用药物压制,后来遇到了蓝湛,渐渐好转,本来再过几年说不定就会痊愈……谁知……”

  谁知他的“药”会离他而去。

  “抑郁症……会怎样?”

  “很难说,魏无羡控制力很强,求生欲也很强,情绪失控大概很少……自杀倾向也不见得有过……但身体上……睡眠会很差,对一切提不起兴趣……包括吃饭。看到食物会产生身体上的抗拒,但魏无羡……他强迫自己吃饭,原因你大概知道。但我不建议这样作,强迫自己吃饭对他而言只是一种自我折磨。”

  “但他被折磨的心甘情愿,他潜意识里在自我催眠。说不出这是好事还是坏事,如果继续这样,迟早有一天会被折磨得生不如死,我是指精神和身体两方面的。”

  “但……这大概就是他活下去的支柱了,他是为了蓝湛才活下去的,因为对于现在的他来说。死亡反而比活着轻松,活着对于他来说,是一种解脱。”

  “但他宁愿活着受罪,他说――”

  “我怕蓝湛回来,找不到我。”

9.

  那天之后,大家都知道了,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,江澄搬过去和魏无羡一起住,看着魏无羡不再加班,给他煮莲藕排骨汤,也不让他多喝,不空着胃就行,主要的营养来源便是每天打的葡萄糖注射液和各种营养液。

  魏无羡乖乖配合,仍每天亲力亲为打扫卧室书房,点香,每天都会给蓝湛的古琴上松油。

  只有蓝湛生日那天,他消失了一整天,江澄急得不行,到处找他,最后在姑苏云深学院的天台上找到了手腕上绑着抹额,已经快要没有意识的魏无羡。

  正值寒假,学校没人发现魏无羡,他就那样,斜斜靠坐在天台的墙壁旁,身旁摆着个红酒的空瓶,嘴角还微微上挑,却是把江澄吓了个半死。

  慌忙走近魏无羡,颤抖着拍了拍魏无羡的脸,没反应,江澄慌了,捉住魏无羡的肩,晃动着“魏无羡!魏婴!你醒醒!别睡!”

  魏无羡果然缓缓整了整眼,还没来得及江澄高兴,魏无羡的头又垂了下去。

  江澄抬起他的下巴,魏无羡显然又发烧了,江澄二话不说,直接架起魏无羡上了车,与其说是架,不如说是半扶半抱的塞进车里,回到家,又是好一顿折腾,把魏无羡裹进被子,又烧热水给他擦身子。

  温情叮嘱过,魏无羡的身体大不如从前了能不吃药尽量不吃药,只好物理降温。

  又是擦身体,又是穴位按摩,终于,魏无羡烧的不那么厉害了,人渐渐清醒过来。

  江澄想骂他一顿,却被他一句话说没电了。

  “江澄,我还能等到他吗?”

10.

  魏无羡自己清楚,他的身体已经开始变差。

  他不想死,如果他死了,蓝湛怎么办?

  蓝湛回来要是找不到他怎么办?

  所以,他强迫自己吃饭,哪怕要躲着江澄吐得很惨,但他不断说服自己,哪怕只消化一点也好,说不定还能长长体重……

  所以,他强迫自己按时睡觉,哪怕一次次再噩梦重惊醒……下意识的喊出蓝湛……

  所以,他强迫自己活着,哪怕生不如死。

  但他还是明显的感觉出,自己块要撑不住了……怎么办蓝湛……他要死了……蓝湛,怎么还不回来……

12.

  但魏无羡还是撑到了2018年的冬天。

  2018年11月14日,马航搜救队宣布,11月30日,搜救队正式解散。

  魏无羡却第一次出现了情绪失控。

  他不给任何人开门,江澄等人只好在门外和他对话。

  “江澄……他们说找不到了……可怎么会呢……世界就那么大……怎么会找不到呢……蓝湛……他明明答应过我要回来的……他不会食言的,他不会骗我的……他们说……飞机上的人全部遇险……可他们明明还没找到飞机!他们怎么可以!怎么可以!咳咳咳……咳……”

  江澄用力拍门“魏婴!你别激动……你开门让我进去!”

  “江澄……对不起,给你们添麻烦了……咳咳……”魏无羡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。

  “你说什么胡话!”江澄明白,是抑郁症。

  “咳咳……”房间里渐渐没了声音。

  江澄直接一脚踹开房门,魏无羡坐在地板上,一只手臂搭在床上,头垂了下去,了无生机。

  “魏无羡!”江澄一声嘶吼,冲了过去。

  浑身上下已经失去了温度,那张脸依旧如往日般俊秀,却没了生机,江澄一手揽住魏无羡,一边喊到“打急救电话!”

  魏无羡已经停止了呼吸和心跳,温度也渐渐流逝,江澄把他放平做着急救,拳头一下一下重重砸在那单薄的胸口,魏无羡的身子随之晃动着,那颗心脏,却是再也没重新跳动。

  那颗心,早已千疮百孔,终于被最后的一击,击散了……

  所谓……心死了……

13.

  魏无羡的微信,每个月会给蓝湛充3000元的电话费。
  魏无羡买菜是因为,这样,蓝湛一回家他就可以给蓝湛做饭。

  蓝湛的古琴四年没有人弹过,音色如初。

  当然,魏无羡的笛子也收起来四年了。

  当初和蓝湛办的奶茶店情侣卡,魏无羡很久没去那家店了,仍每个月按时交钱,奶茶店的小妹问“魏先生,您很久没用这张卡了,还用得上吗?可以注销返钱的。”

  魏无羡答“不用不用,我爱人出差了回来要用的。”

14.

魏无羡给蓝忘机发的微信:

蓝二哥哥,今天羡羡瘦了……羡羡明明有好好吃饭的……

蓝二哥哥……今天是羡羡生日……你的礼物呢?

蓝二哥哥,你什么时候回来,羡羡生病了。

……

蓝湛,我真的撑不住了,抱歉,他们说你死了。没关系,我也要死了。

END

后记:久等了,大家,霜降最近真的跟忙,但前几天,霜降的朋友哭着给霜降打了电话,他是霜降的发小,一个一米九的男生,哭的几乎背过气去。他的姐姐,在马航上,他姐姐坐了四次马航,第五次没能回来。他从2014.3.8日等到2018.11.14,他一直在等,他是个不信神鬼的人,却执着的相信姐姐不会就那么死了,什么也没留下,这种心情我们是无法理解的。但他没有对搜救队解散有任何不满他带着哭腔说“我非常感谢搜救队和国家,因为飞机失事不能怪他们,他们这么作已经造成了很大损失。但从此以后,再也没有人帮我找姐姐了,我姐姐,再也回不来了。”

文笔很差,写的不好,见谅,我永远爱我的祖国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

占tag致歉

喜欢病弱羡的变态霜降回来了!不知道马航MH370的都给我去科普!今天晚上虐到爆!(没错,失踪人口依旧强硬,不更临安依旧不心虚。)今天的一发完大概会虐,但相信我,会有糖。依旧病弱羡,忘羡,铁打的云梦双杰友情向!


今天考试,老规矩,祝我好运!